用户名:    密码:    省联社OA   商行OA   登陆
详情展示
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 经验交流 >> 正文

家乡

作者:吴俊锋    时间:2017-06-07 10:01:34    阅读数量:



我热爱家乡,我也很幸运,因为我成为了安徽农金的一员,可以为我热爱的家乡服务,我希望家乡的明天能够越来越好,充满生机,“生也有涯愿无尽,心期填海力移山”,我将为此竭尽全力。

从池州到肥东,时隔五年,在长乐,仅仅两个月,久违的乡情涌上心头。窗前,拿着书,听到传来的熟悉的货车汽笛,在脑海里闪现的,正是我记忆的家乡。

打中学起,我就在很远的地方读书,在家人都搬到城里后,老家已经很少回去了,大学毕业两年后我就去了池州工作,离家更远了,对家乡的印象也模糊了,但是对家乡的感情却更浓烈了。

我的家乡没有江南的青山绿水,你不会看到“绿满山原白满川,子规声里雨如烟”,有的只是高低不平的耕地与装不满水小池塘。杜甫讲“好雨知时节”,而我的家乡的雨总是习惯性的迟到和懒散,抗旱保收的口号从来没有过,也就是在常年与自然的抗争中,家乡的人们变得强悍而沉稳,干练又坚韧。

小时候每当秋收打稻谷时,男人们总是光着上身,露出常年在烈日下练就的黝黑健壮的肌肉,女人们则如同弗朗索瓦的《拾穗者》,在田里弯着腰快速熟练的拾捡着剩下的稻穗,夕阳将大地渲染的那么和谐、安详。

以前农田一年四季不曾闲着,人们总是利用好每一块地。现在回去再看,多半已经荒废。这些年国家划出红线让耕地不被城市侵占,却不能保证她们不会因城市而被村民抛弃。那时村里一到晚上,家家户户都点亮了灯,仿佛是向邻居发出邀请的暗号,现在的晚上,零星的几盏灯在黑夜的笼罩下若有若无的闪着。年轻人带走了村庄的活力,待他们在城里安顿好后,又带走了孩子,没有了生源,小学停办了,没有了学校的铃声,家乡更加冷清了。纵使岁月有情,也不能阻止家乡快速老去,如今只剩下老人们在夜里守着灯,围坐在饭桌旁,互相诉说着对子女们的挂念。    

年轻人已经不愿在乡下居住,都在城里买了房,买房不是工作的需要,只是怕被看不起。小时候人们见面会问你家收了多少粮食,现在见面会说你家在哪买了房、多大。以前家乡的人是农民,整天与土地打交道,充满了大地的朴实,如今只有在过年才能见到的村民都是精心打扮,洋气了许多,但关系也淡了许多,以前拜年时亲戚们会在桌上放上自家做的美味小吃点心,现在只是随便摆上几样糖果,人们一哄而入,一哄而出。年一过各奔东西,过年也失去了原来的味道。

家乡的农民与农田在不停的消失。以前肥沃的农田已被杂草占领,往日提供时蔬的菜园也被荒芜吞没。老人们无力与杂草斗争,只能看着房子被包围。热闹的童年的家乡已不在喧哗,坚固的温暖的小屋已经开裂。家乡就像留守的老人一样慢慢老去、慢慢沉寂。快速的城市化带来的不仅是乡村的沦陷,更是对千百年来农村组织关系的的摧毁。农民不再需要土地,年轻人也迷失了方向,他们只是跟随着前辈们的脚步前进。大航海时代,麦哲伦乘坐维多利亚号远洋帆船渡过印度洋,绕过好望角,越过佛得角群岛,完成了人类首次环球航行。他的船队5艘远洋海船只剩下维多利亚号远洋帆船,从出发时的二百多名船员只剩下18名船员返回。麦哲伦船队以巨大的代价获得环球航行成功,用事实证明了起点就是终点。生活的起点是平和、温暖,终点是幸福。以平和、温暖换取财富,再去购买到的是更好的生活,似乎已与生活无关。


您是本站的第位访问者 旧版回顾

皖ICP备201212345 最佳分辨率建议您使用1024*768来浏览

版权所有:安徽肥东农村商业银行 邮编:230001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

肥东农商行官方微信